香港赛马会资料网一官方资料
當前位置 : 首頁 >> 學生天地

    【情感驛站】星輝燦爛 有光在南——紀念李四光先生

    來源: 人文社會發展學院      作者: 余婧      上傳時間:  2019-04-15      瀏覽次數:  

      【編者按】為更好建設學生“第二課堂”,展現我校大學生豐富多彩的校園生活,書寫當代青年學子奉獻農業、胸懷天下的情懷,黨委宣傳部對新聞網“學生天地”板塊進行整改,擬設情感驛站、時事茶座、校園展廳、文藝花園、別樣征途、中外書架、嘰喳寢室、扶貧一線等欄目。敬請廣大同學關注這片屬于大學生自己的天地,并投稿。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。(稿件請注明姓名學院專業班級聯系方式等信息)

      

          自西門入翠園,途徑一片湖光,折向東南經過華表,就見到一處被爬山虎半掩的素色建筑。建筑呈中式,素墻外高樹掩映,斗拱梁坊上描繪簡筆花紋,七開間,歇山頂,莊嚴肅穆。

      那里是湖北黃岡龍王山南麓李四光紀念館,去年暑假我曾游覽的地方。館中十二展廳將先生的生平、成就與榮譽盡數鋪設羅列,燈光傾泄,圖文之間一片白山黑水,文脈流淌,先生面容還慈祥如昨。

      他是地質學家,是教育家、音樂家,是社會活動家,數個身份在他身上重疊。他是中國地質力學創立者、中國現代地球科學和地質工作的主要領導人和奠基人之一。他也是新中國成立后第一批杰出的科學家,是為新中國發展做出卓越貢獻的元勛。

      光陰流轉,說盡的是卓著功勛,卻還有一片丹心和高潔秉性沒有道完。駐足、凝思,將先生的一生緩緩展開,從1889年的炮火紛飛開始,從那段屈辱而灰暗的歲月開始,我想回顧李四光先生的一生,以他的身份重新經歷,讓脈搏和那個時代共振。

      前半程煙波,后半生故國

      風起云涌的年代,多的是熱血沸騰、一心救國的青年,李四光卻有些不同。他出生在湖北省黃岡一農村,以極其堅韌的毅力求學,后考入武昌高等小學,再被破格選送日本留學。受當時思想自由空氣的影響,少年的他一臉倔強、胸有溝壑。1905年加入同盟會,孫中山先生勉勵他“努力向學,蔚為國用”。“蔚為國用”,這句話被他刻進了骨子里,并花了一生去踐行。

      后來,李四光輾轉至英國伯明翰大學改學地質學,24歲那年歸國,為國內地質學注入了新鮮的血液。然而政局詭譎,國內形式動蕩多變。

      “邦有道則仕,邦無道則隱。”他攬下南京臨時政府實業部部長一職,又在北洋軍閥統治時期辭官,后拒不圖南京國民政府斗米,直至新中國成立,才又入官場,自請為人民服務。

      1948年,他前往英國參加第十八屆國際地質大會,會后他去看望女兒,誰料此時國民黨政府倉皇逃往廣州,李四光所在的地質研究所被通知遷往臺灣。1949年,臺灣國民黨方面想方設法阻撓李四光回國,他卻不管不顧,拿上小包連夜歸國參加政協。

      一約既定,萬山無阻。眼前雖有煙波坎坷,但祖國無論如何也絕不割舍!

      伏弩先行,一力開天

      一戰期間,為了尋找石油,美國美孚石油公司在中國西北打了7口井,花了數百萬美元卻無功而返。1922年美國斯坦福教授斷言“中國大江南北不會有重要油田,甚至存在找不到油田的可能性”。“中國貧油論”在國際間大行其道。

      年輕的地質學家李四光偏偏不信這個邪:美孚的失敗不能斷定中國地下無油。他說:我就不信,油,難道只生在西方的地下?于是,帶著強大的果敢與自信,他開始了30年的找油生涯。他運用地質沉降理論,相繼發現了大慶油田,大港油田,勝利油田,華北油田和江漢油田。他當時還預見西北也有石油,而今天正在開發的新疆大油田,也完全證實了他的預言。

      20世紀20年代之前,國際地質和地理學界長期流行一種觀點,認為中國內地沒有第四紀冰川。李四光卻發出了質疑:外國地質學家并沒有做過認真調查,憑什么說中國沒有第四紀冰川?他不信洋人。1921年,李四光親自到河北太行山東麓進行地質考察,隨后又相繼考察了長江中下游的廬山、九華山、天目山、黃山,試圖找出華北和長江流域普遍存在第四紀冰川的證據來。1939年,他又在世界地質學會發表《中國震旦紀冰川》一文,用大量實證肯定中國冰川遺跡的存在,為地質學、地理學帶來重大貢獻,也使懷疑的聲音偃旗息鼓、銷聲匿跡。

      “打破洋神話”,他以此為目標。求索、創新、專業、縝密,他以一己之力開中國石油探測與冰川證明之先河!

      篳路藍縷,以啟山林

      1921年至1936年,李四光在北大任教,其中20多個學生,后來都成為了新中國地質學的院士。1952年8月,新中國地質部成立,李四光又責無旁貸出任首任部長。鐵肩擔道義是他,誨人不倦也是他。

      “在探索地質科學過程中,李四光尤其注重野外實踐。無論是在戰爭年代,還是養病期間,一個山頭、一條溝谷、一堆石子、一排裂縫,他都從不放過,可見其治學之嚴謹,令人嘆服。”談到李四光的治學態度時,其外孫女鄒宗平曾這樣描述道。

      而正如李四光先生自己所說:“真正的科學精神,是要從正確的批評和自我批評發展出來的。真正的科學成果,是要經得起事實考驗的。有了這樣雙重的保障,我們就可以放心大膽地去做,不會自掘妄自尊大的陷阱。科學尊重事實,不能胡亂編造理由來附會一部學說。”

      科學是老老實實的東西,它要靠許許多多人民的勞動和智慧積累起來。

      日升月落,斗轉星移,李四光先生已長辭世間四十余年。他曾手握科學和真理的鑰匙,打開了中國地質學的春天;他曾以身軀和尊嚴為載體,將國家和民族的大義鐫刻心間。他融入山川江河,活在時間的永恒之中。

      在紛繁的現實面前,繼承了舊日先輩銳志的我們,必要從往日的精神中汲取著今日的動力,像李四光這一代先輩一樣,以殷切的愛國之心、嚴謹的治學態度、不滅的探索激情去發現、去吶喊、去投身創造、奮勇向前。

    作者:人文社會發展學院 法學1703班 余婧

      編發:李春雨  劉彥寧



    責任編輯:靳軍

 

香港赛马会资料网一官方资料 时时彩计划软件 彩99怎么下载安装 宝马棋牌 14场足球彩票玩法 盈宝彩票怎么样 时时彩新闻 11选5彩票 欢乐二人雀神作弊器 七码倍投方法 三公棋牌app下载